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丝想家 >正文
巾帼服饰中的一朵奇葩
发布时间:2019-06-27


惠安女服饰在汉族服饰中独树一帜,是中国传统服饰精华的一部分,被誉为“巾帼服饰中一朵奇葩”,具有较高的实用艺术价值和民俗文化研究价值。




惠安女服饰主要分布在惠安东部沿海的崇武、山霞、净峰、小岞等四个乡镇,其服饰、发型、生活习俗自成一体,其间虽略有差异,但其主格调结构上却同出一辙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惠安女服饰是在百越文化、中原文化、海洋文化等多种文化的相互碰撞融合的过程中,不断演变形成其独特性。

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,在全球化大潮的冲击下,各种新潮服饰推陈出新,人们的审美观也不断变化。追求新潮、时尚、个性成为年轻人的向往,她们不大愿意再穿传统服饰。




现在流传的惠女服饰本是为了方便惠女劳作而创,时过境迁,原来从事渔耕的惠女,更多的是走工厂进企业。没有了风吹日晒,黄斗笠和花头巾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;没有了大波大浪,短衫长裤也就显得不合时宜。一些风俗习惯也出现较大的变化,如隆重的结婚仪式,本应遵照当地习俗穿着惠女婚服,而如今却鲜能见之。

崇武、山霞一带服饰制作技艺传承属于母女传袭形态,而小岞、净峰等地的属于师徒传袭形态。随着时代的进步,崇武、山霞一带“不会制作惠女服饰的姑娘就嫁不出去”的现象已经不存在了,女儿向母亲学习制作技艺的人越来越少,取而代之的是专门的裁缝师傅;小岞、净峰等地原来专门制作传统服饰的裁缝师傅,由于收入微薄,纷纷改行,目前还掌握传统服饰制作技艺的师傅已经很少了。惠安女服饰制作技艺的传承,主要依靠口头和行为传承,随着老艺人年纪的增长,加上后继无人,技艺的传承面临严峻俊的挑战。






纵观惠安女服饰的传承,它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变化的。惠安女就业领域不断拓宽,从传统的农业、渔业,发展到石雕、交通运输、服装鞋帽、商业、饮食等,原来适用于渔业生产的惠安女传统服饰已不能适应多行业的需要。

惠安女传统服饰从制作到完工若全靠手工制作,至少需要一星期,手工制作的成本也较大,无法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。惠安县制定相关政策、设立惠安女服饰传承与保护专项资金,既鼓励传统服饰的制作,使传统的内涵具有保真性、完整性,又鼓励适度优化传统服饰,使之制作更快捷,穿着更方便、舒适,以焕发新的生命力。




目前,市场上流行的惠安女服饰,有传统手工制作的也有利用机器大批量生产的,有传统样式的也有色彩、款式夸张些的舞台服装。我们既要保留传统服饰的精髓,也要寻求惠安女服饰与现代化之间的结合点。通过优化创新,让惠安女服饰符合大众的审美观,让身着惠安女服饰的年轻人有一种现代感、时尚感,让年轻一代更愿意接受,这样才是最好的保护和传承。

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人为载体,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绵延不绝的核心,加强传承人的保护、建立非遗传习所是保护非遗的重中之重。

惠安女服饰是随着时代、社会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。它的传承是一个继承传统与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发展交织的过程。它需要新一代的惠安女自觉自愿地传承,也需要政府积极发挥其职能作用,多措并举、扎实推进,才能为惠安女服饰文化的发展保驾护航。




惠女服饰,头披花头巾、戴金色斗笠,上穿湖蓝色斜襟短衫,下着宽大黑裤。花头巾的花大多是小朵的蓝色花,衬以白底,显得活泼、亮丽;头巾紧捂双颊,只露眉眼和嘴鼻,衬出惠女含蓄和恬静的美。惠安女子的特色服饰在汉族女子服饰中独树一帜,是中国传统服饰精华的一部分,被誉为"巾帼服饰中的一朵奇葩",具有较高的实用艺术价值和民俗文化研究价值。




自改革开放以来,随着经济、文化的发展,大量惠安女外出经商、求学、打工,带来了新的文化生活信息,对传统的生产、生活消费习俗产生了很大冲击,惠安女服饰赖以生存的环境和土壤发生了较大改变,越来越多的年轻惠安女穿起了茄克衫和束管裤,慢慢地时尚化了,随着此异服的中、老年劳动妇女人数的逐渐减少,加上专司缝制此类服饰的裁缝师傅及传承人或消失或改行,尤其精于刺绣纹样的人则更少,惠安女服饰大有被现代服饰取而代之的危险,有人甚至大胆预测,惠安女的服饰再过十年,或许将难得一见了。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103304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