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来到丝绸大家!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丝想家 >正文
楼兰丝绸残片的传奇(上)
发布时间:2020-06-11


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。在浙江杭州的西子湖畔,坐落着目前国内最大的纺织服饰类专题博物馆——中国丝绸博物馆。在这里,我们可以了解到中国人是如何发明丝绸的?最早的丝绸是在哪里发现的?距离今天有多少年的历史?起源于中国的丝绸是如何沿着丝绸之路向外传播?丝绸是以一种怎样的柔美力量促进东西方文明交流的?




在中国丝绸博物馆有一个基本陈列《锦程》,主要通过文物来讲述五千年的中国丝绸故事,在其中的汉唐部分,展柜里有一块小小的丝绸残片——汉代长葆子孙锦。


在大家的心目当中,丝绸向来都是颜值担当,颜色绚丽,图案漂亮。面对汉代长葆子孙锦,大家一定会觉得奇怪,这样一块其貌不扬的锦片,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?

这就要从这件织锦的前世说起了,它的出土地正是大名鼎鼎的楼兰。为什么说楼兰大名鼎鼎呢?如果大家细细品读中国历史,尤其是汉代西域史,就会深刻地意识到:早在2000多年前的汉代,楼兰一词已经远远超越一个地理概念的范畴,更多的是政治概念。在上个世纪初的地理大发现的年代,楼兰引发了丝绸之路探险热潮。




就像“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一样”,不同的人听到“楼兰”二字,脑海中浮现的画面一定是不一样的。如果你熟读唐诗宋词,那么就会想起王昌龄的著名诗句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;如果你喜欢看《盗墓笔记》之类的考古悬疑小说,也许会想到长眠于沙漠戈壁中的“楼兰美女”;如果你对史料了然于胸,就会知道“楼兰”二字出现于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在班固的《汉书》频繁出现,在法显的《佛国记》中记载的是楼兰最后的辉煌,玄奘经过楼兰时,已经是一片废墟。

其实在地理概念上,楼兰就是今天的新疆罗布泊地区。罗布泊是现在对这个地方的称呼,在司马迁的《史记》和班固的《汉书》中,罗布泊有另外一个名字“盐泽”。“盐泽”二字非常贴切地体现了“罗布泊”的两个属性——“盐”代表盐碱,“泽”代表水系,这个名字充分说明罗布泊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咸水湖,就像今天的青海湖。

楼兰国的兴盛与楼兰道是密不可分的。从丝绸之路楼兰道交通示意图可以看到,楼兰是距离中原最近的西域国家,东边的近邻就是丝路重镇敦煌。





楼兰扼守丝路要道,是连接中原和西方的必经之路,是名副其实的“西域桥头堡”。楼兰地处上佳地段,成为西域强国自然不足为奇。千百年来,楼兰国和楼兰道共衰共荣。楼兰的地理位置如此重要,汉帝国自然会加强对楼兰的管辖和治理。

公元前60年,汉朝正式设立西域都护,以国家的名义将西域的广袤疆域纳入中国版图,楼兰国在中原的经营和治理下,在两汉时期也达到鼎盛。此时的楼兰,生态环境很好,孔雀河的水量丰沛,城内水道密布,林木葱郁。

两汉时期,楼兰的商贸活动应该是非常活跃的,其中纺织品一定是大宗贸易商品。在这里,不仅可以买到来自中亚的羊毛地毯,还能买到来自印度的棉布,当然也少不了楼兰本地产的毛布,其中最吸引人目光的自然是来自中原的丝绸,在当时,像长葆子孙锦这样的高档丝绸堪称纺织品中的LV,是名副其实的顶级奢侈品。




人无百日好,花无百日红。2000多年前的两汉时期,楼兰鼎盛一时。到了公元七世纪,玄奘从天竺取经归来路过楼兰时,楼兰已经荒废了200多年。他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提及楼兰“国之空旷,城皆荒芜”,虽然只有八个字,但是还是能体会言语之间的感伤。

(未完待续…)


图文源于网络

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


版权所有 ©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 浙ICP备11033047号